您的位置  轻工新闻  新闻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需正视5G 存在的问题,比如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极高

在 2020 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 IMT-2020(5G)大会主论坛上发表了题 “5G 商用一周年 产业创新再出发”的主题演讲。

邬贺铨表示,疫情催热了对 5G 的需求,国家新基建战略更加快了 5G 的建设力度。在 5G 商用一周年之际,我们在看到成绩的同时,也需要正视存在的问题,集中起来主要是:“技术很不成熟、运营成本极高、不易消化成本”。

关于 5G 的成熟度方面,他表示,移动通信技术总在不断完善之中,基本上是十年一代,每一代开始的前几年都是技术成熟过程。因此,5G 技术在刚开始商用时不够成熟是显然的。

关于 5G 的能耗的问题,5G 每基站的能耗约为 4G 的 2~3 倍左右。由此可能得出 5G 基站总能耗可能为 4G 的 4~9 倍左右。但实际上 5G 并不一定要达到 4G 的全覆盖,而且 5G 部署将采用宏站 + 微站。因此从能效看,5G 虽然能耗高,但是支持的容量大,据计算,5G 的能效是 4G 的 27 倍,所以从能效的角度是值得的。

由于网络话务量往往存在明显的潮汐效应,忙时与闲时能达到 4 倍的差距。我们现在还可以采用基站休眠的方案,通过智能关闭 5G、关闭毫米波频段网络、载波休眠等采用 AI 技术来精准预测网络业务与网络无线资源,自适应采取休眠措施。据测算可在覆盖范围不变、KPI/KQI 不受影响的情况下,节省 15%-25% 的基站电力消耗。

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改进基站供电与致冷方式节能。如利用智能升压,免除线缆传输过程中的二级损耗,使全链路能效提升 3%;在有光伏条件的地区,基站采用太阳能供电;将空调降温改为液冷降温,可比传统方式省电 30%,减少 80% 二氧化碳排放量。

关于 5G 基站的投资规模,若 5G 的基站数按 4G 的 2.5 倍考虑,基站价格按 4G 的 2 倍考虑,则 5G 基站总投资是 4G 的 5 倍。但实际上 5G 从面向行业应用为主出发,并不需要实现与 4G 同等规模覆盖,因此投资还可以节省一些。我国 4G 建设从 2013 年起到现在经历 7 年投资,目前 4G 用户已占全网移动用户的 80%,5G 的建设如要达到 4G 的用户规模,投资将需要 8 年甚至更长。

关于 5G 的投资回报期,目前韩国 5G 用户的 ARPU 值比 4G 增加 37%,显示在来自消费者用户的收入方面,5G 将超过 4G。5G 网络成本是 4G 的 4~5 倍,运营收入将超过 4G 的 6 倍,可认为 5G 的投资回报状况与 4G 相当。

邬贺铨表示,5G 的商用是新一轮研发的开始,与前几代移动通信系统不同,5G 对前传、城域网、核心网都有很多改进,新增的业务功能对网络建设与运维也面临不少挑战。5G 很多能力是依靠与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紧耦合来实现,需要协同开发。5G 的关键性能超宽带、低时延、定位、可靠性有待进一步开拓新场景。5G 的创新需要产业链更广泛的合作,5G 的产业创新也需要政策支持。

他认为,移动通信很多新业态是在网络覆盖和用户数达到一定规模后才出现,为了加快这一新业态的进程,网络能力需要更好的开放。5G 时代一定会产生在还想象不到的新应用,5G 在垂直行业应用还将会激发出更多更大规模的新业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