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轻工新闻  动态

你有没有在游戏中赚到过钱?

绝大部分时候,玩游戏是要花钱的。这个应该是常识——至少在近两年来说是这样。无论是购买游戏,还是充值点卡,抑或是开箱搏上一把,都会让你的钱包变得不那么饱满。但,也不全是如此,总有那么些人,可以在游戏中通过各式骚操作,成功扭亏为盈,甚至赚得个盆满钵满。

于是,我们想和你聊聊,你有没有在游戏中赚到过钱?

贞酒歌:

赚肯定是赚到过的,但赚的没有花的多。

在早期的网游市场,点卡游戏自带高贵BUFF,《魔兽世界》也好,《梦幻西游》也好,凭借出众的游戏质量,赢得了众多玩家的喜爱。

但对于学生党而言,点卡真不是随便就能消费得起的。因此,即便道具收费游戏都是坑,那时候跟朋友玩的,也主要是不要钱的网游,比如DNF。

后来,在同学的蛊惑下,我入了《永恒之塔》的坑,人生第一次玩点卡游戏。为什么会接受这款点卡游戏呢?只因为“不花钱”也能玩得下去。

作为点卡游戏。《永恒之塔》前期的金钱投入自然免不了,既要刷等级,也要刷装备做任务。基本到了版本毕业后,每日的游戏内容就变成了商业本打金。当然这也要看运气,爆了值钱的装备,找到了买装备的老板,就能小小赚上一笔。

在此基础上,“游戏商人”这一特殊群体,成为了我这种平民玩家的最爱。这些商人们会以一定的比例回收金币,支付方式既可以是金钱,也可以是点卡。凭借游戏里的收入,如果够勤劳的话,玩《永恒之塔》基本上是不花钱的,还能有赚。

但是,《永恒之塔》里面的各种外形,真的太好看了,其中不少还是需要花钱买的商店货。

对于我这种外形党,各色衣服对我的吸引力要大得多。除了外形,还有表情动作、特殊舞蹈等,也让我产生了极大的收集兴趣。因此,卖金赚的钱,通常也不够买外形的。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要自己花钱。

但这部分钱,花的还是比较舒心的,至少买到手的是自己喜欢的外形,在游戏里面能臭美,也就够了。至于赚没赚到钱?一开始我玩游戏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赚钱。尤其是工作之后,更没时间去游戏里跑商业本了。

现在老了,不得不感慨一句,年轻真好啊。

廉颇:

有一说一,在游戏中打工挣钱这事,还得看网游。

我自己算是一个非常喜欢网游的玩家了,尤其是MMORPG。

因为相较于绝大多数的单机游戏,MMORPG虽然会有着内容量、细节设计与后续更新拉胯上的种种问题,但毫无疑问,在人与人的交流这点上,MMORPG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有交流,自然就会诞生交易,而MMORPG也往往会非常支持玩家间的交易行为。也正因为如此,在我的游戏生涯——也是一段极度贫穷的历史里,通过玩游戏来赚钱支持自己继续玩游戏,成为了常态。我既在WOW中打过金,也在DNF里搬过砖,甚至于《梦幻西游》在弃坑卖号的时候,去掉这些年花的点卡钱,还小赚了一笔。

不过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各类游戏对这一块,其实收紧得厉害。如果要说最近这两年的话,一直被调侃“连呼吸都要收费”的《逆水寒》,反而是一个非常适合打铜赚钱的游戏。

《逆水寒》的热度不低,尤其是在刚开服的那段时间里,新区的铜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保持在一定水平线以上。

那段时间我算是第一时间进服务器的那批人了。

上来查了查内测玩家的攻略,知道了押镖是玩家快速获得铜钱的最好办法。一趟镖下来,一般来说可以拿到两万铜,如果掉了好装备的话,收益甚至可以达到五万朝上。在金价比较高的区,一天单是跑镖的收入,就可以达到上百元。

上百元是什么概念?我在魔兽怀旧服里一天累死累活的打金,也就赚上一百多。而如果我在《逆水寒》跑镖的时候出了个紫装,那么一天的收益几乎可以抵上我在魔兽怀旧服里好几天的收益了。

玩了好几天后,我果断又新开了两个账号,加上手头的这一个,一共三个账号,每天都会风雨无阻的押镖。

而当账号成长起来以后,除了押镖以外,能获得收益的方式更多了。

每天的日常任务、帮会的任务、副本掉落、挖宝、战场、庄园和打铁,都是收益来源。尤其是副本掉落,一天四个副本,如果能出三四件紫装的话,卖给商人那也是一两百左右的收入。

像我这种手动玩家,在《逆水寒》刚刚开服的那半年时间里,三到四天就可以速成一个账号,如果手头号多的话,热门服务器一天上千人民币的收益非常容易,运气够好紫装出得够多的话,收益更是可以翻番。

当然,这是之前。随着《逆水寒》运营时间的拉长,官方的收益被砍掉了不少,比如押镖的收益几乎拦腰砍了一般,铜价也有所降低,收益自然不及从前。

不过就算到了现在,手头上能有三四个成型账号,在愿意花点儿时间的话,每天的跑镖加上副本掉落的百炼,一个月几千块钱的收益,绝对是有的。对比一下之前的搬砖经历,《逆水寒》虽然在玩家口碑上有些问题,但说句实话,对于搬砖党来说,却是特别友好。

更别说新门派玄机已经更新了,《逆水寒》现在几乎所有的服务器,都迎来了一波新的热潮,铜价已经上涨,搬砖党的收益目测会进一步提升。我个人建议,如果对搬砖感兴趣的话,那么完全可以试着现在入坑《逆水寒》,趁着玄机刚刚更新的时候,把号给养起来,该跑镖就跑起来,薅一波“连呼吸都要收费”的《逆水寒》的羊毛。

二起无风:

有过。能赚钱的游戏不多,但排行榜万年不变,大多我都还经历过。比如最开始的《梦幻西游》,那时候买点卡就花了不少钱,前期一直是投入,到了后期给衣服染色又是一大一笔。那时候比较值钱的是染色的果子,具体名字给忘了,好像是七色果,反正一个二三十块,然后再是抓变异的宝宝,这个钱很多,据说还有一两千的宝宝。

当时也想赚钱,但奈何没有商业头脑,反而亏了不少。后来,朋友看我可怜,给了我一个一百多级的唐门,我退坑之后反手就给卖了,赚了两百块。

再到后来是DNF,人称“毒奶粉”的一款横屏斗殴游戏,开始玩了一个下水道,忘了是弹药还是机械师,给我整得一点激情都没了。后来在朋友的带领下,玩了一个鬼泣,一直在那刷悲鸣洞穴和机械牛头怪,虽然门票有限,但真的可以拿来装一波。

那时候满级还是60级,刷怪的时候一群学生站在后面看,心里很高兴。后来为了PK玩了一个漫游,三十二级没装备,整到了4段,天天不刷怪,在进图的门口逗留,非常嘚瑟。

赚钱是那会深渊刚出来,一直在刷那个什么梵风衣,这一件装备简直就是PK神装,特别是狂战士爱戴,值不少钱。

我没刷到,偷偷上朋友的号,把他刷的,准备卖的,邮给我了,还顺走了一个鳞岩护肩,很开心。

后来因为改版,跟不上就慢慢没玩了。虽然在游戏中赚了一点钱,但都是从朋友那里坑来的,属于劫富济贫。

万物皆虚:

抱歉,我玩游戏,从来都只有我给厂商送钱,没有往回拿钱的理。自己通过游戏赚钱,这种高端玩家的操作,我学不来。

无论是打开我的STEAM库存,还是PS、E shop的内容保存库,你总能发现它的存量相比不久前会增加一点,那肯定是因为我又忍不住剁手买游戏了。在买游戏这点上,男人真的不会输给同样爱购物的女人,毕竟大家都是拿钱出来找乐子的,千万不能亏待了自己。只要你愿意,各种夏促、冬促、节日促、疯狂周一、二、三、四、五,总能让你找到花钱买游戏的理由。男人,总归是嘴上说着不要,不买,但钱包永远是那么诚实主动。

当然,我也想过自己靠打游戏赚钱。但一来,我玩的游戏主要是单机,压根没有往回赚钱的路数。二来,即使是能赚钱的网游,想要真的从中获益,难免需要前期进行高额的时间和金钱投入。对于我这种,钱包里永远不会塞进面值超过50元纸币、闲下来只会睡觉的精致穷光蛋,自然没有这么雄厚的资本,去投入到薅资本家羊毛的伟大运动中。

木大木大木大:

本人自闭玩家,没打过“挣钱”网游,只玩单机,所以没在游戏里赚过钱。但学生时代,倒是有两个朋友热衷此道。

他们的赚钱方式,挺符合普通人对游戏赚钱的理解。老陈在某个手机端页游上,全程自动打怪升级,偶尔点几下屏幕。他赚钱的路子是刷装备。相比较游戏本身,他更多时间都在公频里打字“找老板”。

老板并不难找,老陈每周都能进账几百来块。对普通大学生来说,几百块并不少,而且还不需要投入太多精力。大部分时间,我坐在他旁边的凳子,一边打着PSV,一边看着他专注地在DNF搬砖、许愿,顺带着偶尔低头点几下屏幕。我质疑过“这游戏真有人玩”,他则用聊天和转账记录告诉我“确实有”。

老江的游戏赚钱路数,就需要一点技术了。他是宿舍里《王者荣耀》最厉害的。有段时间,这小子交上了女朋友,生活紧巴了起来,他不知从哪找了个游戏代练APP注册,成了个“代练”。

他在《王者荣耀》代练赚钱不比老陈容易,我不知是他的技术问题,还是心态问题。他总和口中“特别容易”的单子纠缠到大半夜。不过,因为熄灯后他不会大声吵吵,所以并不影响其他人正常休息,也就都随他去。

老江打代练是会赔钱的。在软件注册成为代练,需要一笔几百元的押金。当他没有在规定时间,完成雇主的代打任务,他就得赔上点。这样来来回回,我们也没见他赚多少钱,好像他只是想给自己打游戏,找一个理由。

他们都没有在游戏中赚到一套“海景房”,这也是大多数人在游戏赚钱的结果。这些路子毕竟比网赌靠谱,也比在同城兼职找传单发,看上去显得轻松。游戏的本质,总归还是为了满足人赚点什么的想法。而不管是现实里的钱,还是游戏里的货币,毕竟都是钱。

店点:

在游戏里赚钱这事,似乎是有过的。因为直到最后,我也没确定自己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

我玩网游,大概率是只充钱不卖号的那种。只有玩手游的时候,由于账号这东西好弄,才会考虑卖初始号。但初始号这种东西赚不赚钱,就和“薛定谔的猫”一样。但大多还是心理作用——我觉得我赚了。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阴阳师》。这游戏刚在IOS端上线的时候,我就在APP Store里发现了它。年轻不知网易险恶,只是觉得这种画风和题材还很有意思,于是就入了坑。和市面上大部分卡牌游戏一样,在一通新手教程过后,就轮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抽卡环节。

一开始的《阴阳师》,最稀有的卡牌阶级为“SSR”。而且爆率极低。除了极低的爆率外,SSR式神还种类稀少,初始好像就7个。并且人气上还有着不少的区别——酒吞和茨木在当时无疑是人气顶流。

这就形成了一个很独特的情况——有着SSR的初始号特别贵,有酒吞或者茨木的则更胜。抱着,刷个酒吞茨木的号赚钱的想法,我在无聊的时候开始了无聊的刷初始号之路。

结果自然是啥都抽不到。

这时我看到有个100块卖青行灯(SSR之一)的初始号,想着蹭别人的欧气,来抽个SSR,然后再反手卖掉。于是我在讨价还价后80块买了这个账号。本着边抽边玩的态度练了起来。

问题就出在这,玩的过程中我又忍不住“投资”了一波。

等到卖号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投资”了多少,但好歹又多抽了一个SSR,而且练度都不错,最后450块的价格卖了。

所以大概率是赚了,起码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斗罗大陆之神界传说
  • 编辑:杨保录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