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农业用品  包装

专访 | 吕聿来:一个文艺青年决定导演一部犯罪题材电影

时尚先生 时尚先生

演员到编剧到导演,

他一直在挑战更多可能。

去年疫情形势刚稳定下来,导演吕聿来的电影《扫黑·决战》就在广东开机了。开机前他的心情忐忑,一路从青年演员做到导演,又是首次尝试这种犯罪题材的电影,这绝对是个全新的挑战。顶着惠州8月里最毒的太阳,整个剧组的人都晒黑了一个色号,才换来了这部被叫做五一档「最狠电影」的上映。

疫情束缚了很多剧组的手脚,电影筹备期的勘景工作变得无比艰难。但吕聿来思路清晰,进行得轰轰烈烈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让他有了创作灵感,职业敏感性让他下意识地想要把这个故事用影片的形式记录下来。「这不单单只是一部电影,我是想用这部影片让很多人相信,黑恶势力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很多人正在与之斗争」。吕聿来自己这样解释创作初衷。

故事发生在一个广东小城,吕聿来最终把目光锁定了惠州。它跟剧本里讲述的「魏河县」的样子较为接近,沿海,自在,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可能暗藏人们看不到的汹涌。

吕聿来为电影选择的两个重量级角色姜武和张颂文都是行业内著名的好演员,也是难啃的骨头。「他们都是很严谨的演员,选择剧本非常挑剔,不仅仅只看自己的角色,也要看整个故事和每一个细节」吕聿来跟我们讲起选角的不易:「这没错,但是过程会非常艰难。因为筹备的时间有限,我们开机前一天还在开讨论会,几个人为了角色争执得面红耳赤。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好演员的样子,为剧本和角色的讨论是非常必要的磨合过程,都是为了把内容做到最好。也许时间不足,也许环境有限,但我们能在现有条件下做到尽可能的精致,也让我对这部电影更有信心了。」

《时尚先生Esquire》在电影上映前与导演吕聿来坐在了一起,聊了很多尖锐问题,比如电影是否比电视剧更高级?比如如何看待部分观众对「文艺」的偏见,再比如,如何敢接下《扫黑·决战》这样需要「刀刀见肉」的犯罪类型片?

Q&A

Esquire:大家对你的印象还是「文艺青年」,为什么会突然尝试做了这种「狠片儿」?

吕聿来:我知道大家对我最初的印象都是「文艺」,但我是想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这些面显然不能通过一两部作品就来表达出来。我算是个新人导演了,《扫黑·决战》其实也只是我的第二部导演作品,我是希望自己能随着年龄增长多做一些类型片尝试,来发掘自己更多种可能。

Esquire:第一批看过《扫黑·决战》这部电影的人给它的评价都是「很敢拍」「尺度很大」「非常震撼」,作为导演,你在中间做了哪些努力?

吕聿来:我知道这种犯罪题材的电影其实过去一直被观众认为是香港电影甚至是部分美国电影更擅长的领域,所以这次来做这个类型电影的导演我也做好了一切准备,我是想,要拍就一定拍一部有力量的作品,尽可能真实有力,让大家被震撼到的同时也能对「扫黑除恶」这件事有更全面的理解和认知。我知道几位主演都是很厉害的演员,所以除了正常的围读剧本工作之外,我是愿意给他们一些现场发挥的空间的,能够根据情节发展和角色情绪有适当的发挥,才能让电影更动人。

Esquire:有社会议题的电影,你要如何做到真实?

吕聿来:其实从剧本创作阶段,我们就已经大量翻阅资料,参考了很多的真实案例,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看到一个完整的故事,尽可能地还原案件本身。再有就是打斗场面,我们请了动作导演跟演员一起做足了功课,让观众能看到视觉上绝对的真实。演员的情感更不用说,这几位演员都是行业内非常好的有驾驭情绪能力的演员,所以这几点加在一起,我还是很有信心让观众看到一部非常真实的电影的。

Esquire:大家之前你之前是演员,之前你演了十几年电影,前两年开始参与剧集,为什么?

吕聿来:对,这两年拍了两部剧,《失踪人口》和《摩天大楼》。我之前很少看电视剧,最近开始看,发现很多特别好,质量越来越好。五六年前或者十年前,大家好像觉得演电影和拍电视剧不在一条水平线上,拍电视剧的就演不了电影,但现在没有那么泾渭分明了,大家更在意这个项目好不好,有没有自己能够发挥的地方。

Esquire:这好像渐渐成了一种趋势。

吕聿来:对,全世界都这样,很多之前只演电影的演员现在也演电视剧,把剧的水准拉高很多。而且很多拍电影的导演也开始拍剧,我导演系的同学也有拍电影的,也有拍剧的,都做得特别好。所以我觉得,有合适的机会我也愿意演剧。

Esquire:社会上有很多关于「电影演员演电视剧是不是自降身价」的讨论,作为做过电影演员、电视演员,现在又做导演的你怎么看待这个话题?

吕聿来:必须要说,好的作品以什么形式呈现它都是好作品,好的演员无论演电影电视剧还是出现在舞台上,他都是好演员。电影与电视剧不分孰高孰低,只是表达形式不同罢了。这几年我们也可以注意到,无论你是演员还是导演,无论你的作品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只要它是一部好的作品,观众都会给它认可,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现象。所以只要遇到合适的剧本合适的角色,我们尽可以大胆尝试。

Esquire:说到尝试,这次拍摄《扫黑·决战》时,你遇到了哪些挑战?

吕聿来:首先就是疫情带来的影响,为了保障剧组所有人安全开机,我们是提前很久就开始做准备的。比如勘景时,我们本来还计划再多走一些城市的,但后来还是选择了相对安全的惠州,也是我们第一次勘景的城市。再有就是「扣细节」,其实一部电影看似只有120分钟,但筹备起来需要很多繁琐的细节,无论你做多细致的准备都不为过。犯罪类型片通常需要一个非常缜密的故事,环环相扣,这是只靠编剧的一己之力无法完成的,所以我们在开机前就经常开剧组讨论会,中间边拍戏边有围读剧本这样的固定环节,几个演员都非常负责,一起增补了很多故事细节和人物细节,人物小传越来越丰满,情节也尽可能做到天衣无缝。时间虽然紧,但我们效率还是很高的。杀青时我就想,这次真的太辛苦了,但感觉上又很爽,觉得战胜了很多困难,又得到了很多经验,这一趟收获满满。

Esquire:大多数人认识你是通过电影《孔雀》,那是你第一次尝试表演吗?

吕聿来:是的,那是我的处女作,距离现在已经有十六七年了。那时候真的是完全不会演戏,基本上都是本能或者导演给你的东西,自己情绪丰沛,但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我觉得表演这个职业,经验真的很重要,演多了之后,你自己会去找一些东西。

Esquire:拍《孔雀》的时候,你在中戏念戏文系,当时的理想是做演员吗?

吕聿来:没有想,是剧组找我去试戏、试镜。其实电影里我们三兄妹都不是表演系的,演哥哥和姐姐的演员是导演系的,我是戏文系的。那时候剧组不看你所学专业,只是找真正适合角色的人出来诠释角色,而且我们那时候光去试角就试了很久,足有一个月。

Esquire:这一个月里试了几次?

吕聿来:很多很多次,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第一次去只是跟导演见一面,看你的外形是不是合适,第二次再叫你去看看剧本,跟你聊聊天,再后来让你学方言,因为戏里要讲方言,同时你还得去学乒乓球、手风琴,因为戏里要打乒乓球、拉手风琴,当时姐姐也没有定张静初,有很多的备选,你要跟不同的姐姐去搭戏,她们也会跟很多的弟弟搭戏,还有爸爸妈妈的备选演员,搭来搭去,看哪几个搭起来像一个家庭。试戏到后来我们几个都觉得太久了,这怎么还没定啊?现在想想,为试一个戏见过了好多好多人,真的是只属于那个年代的方式。

Esquire:在做演员的这些年里,想回去当编剧或者当导演吗?

吕聿来:一开始没有。当时每年拍两三部电影,差不多半年在拍戏,剩下很多时间是闲着的,二十几岁没事干,就开始焦虑。而且大部分都是找我演文艺片,到2008年,柏林、威尼斯、戛纳三大电影节都去过了,可能在80后演员里算比较少的,就觉得演文艺片没有太大的挑战性了。开始想做点别的,要不然就自己导吧,那就得专业学习一下,又去考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研究生。

Esquire:有一种说法是「文艺片不需要演技」,你怎么看?

吕聿来:我也听过有人说文艺片全靠感觉,不用演技。但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文艺片的表演经历给我打了一个特别好的基础,锻炼的不是表面上的演技,而是体会角色更内心的东西,当你演一个有内涵的角色的时候,这些其实更重要。我现在去演一些商业的影视,导演们也很喜欢的,觉得你是一个很投入的演员,能够给他很安全、很放心的东西。

Esquire:你之前说自己挺喜欢「文艺」这个词,现在你依然觉得文艺是一种不错的生活状态吗?

吕聿来:对,在我看来,文艺就是自己过生活,人总需要一点这样的空间。但是呢,文艺需要消耗的,需要一个支持系统,首先要有闲,最好还有钱。当然有钱有有钱的文艺方式,没钱也有没钱的文艺方式,最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花费时间、精力或者金钱,你愿不愿意去为自己创造这个空间。

Esquire:导演系研究生毕业之后,你导演的第一部长片《桃源》为什么来得那么晚?

吕聿来:我2013年毕业,2017年拍《桃源》,其实已经算快的了。你看我们班文牧野,他比我还晚呢,2018 年才拍《我不是药神》,但是他拍得比较好。

Esquire:你之前分享过,《桃源》表达的是大城市和小城市的差异、梦想的实现、生活中的失意,这些是你一直感兴趣的主题吗?

吕聿来:我看原著小说的时候就有很多感同身受的部分。其实我们这一代人很多从小城市到大城市,小说里几个人物就像我的同学或者我自己,如果我没有来北京上学,可能我就一直生活在老家,跟小说里的某个人一样。但是不管在哪儿,大家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然而这个过程是千差万别的。这个特别触动我,也是我想在电影里表达的。

Esquire:有人喜欢电影就是因为可以从电影里看到人生的不可能。

吕聿来:对,电影就是给你看人生的可能性,你没经历过的,你想要的,以及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那些部分。

Esquire:就导演身份来看,你的表达欲强吗?

吕聿来:不太强,很多导演第一部片子都是跟自己有关的,但我可能觉得自己成长经历太普通了,没什么可讲的,所以导演的第一部作品我选择了《桃源》这样一个改编自小说的作品。

Esquire:你身上同时有演员、编剧、导演的职业身份,它们之间会相互影响、相互帮助吗?

吕聿来:按道理说应该是的,别人也会这么觉得,你又会演戏,又拿奖了,你又学编剧,你又学导演,你应该很厉害吧。你有编剧的思维,有导演的意识,你拍戏的时候是不是跟演员很好沟通之类的。事实上,拍摄现场还是特别多变的、特别临时的、不是那么常规的,每天都会面临新的、不一样的状况发生,你要临时去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个考验。特别是第一次做导演,对很多局面是没有经验的。

Esquire:你有过濒临崩溃的时刻吗?

吕聿来:这个还没有,我不是那种容易崩溃的人。我以前演戏的时候特别较真,可能跟自己刚刚进入这个行业接触到的环境有关系。那个时候他们都很较真,像顾长卫导演一直也是这么要求我们每个演员,每一个镜头都要做到理想状态。

Esquire:有人喜欢电影类似做梦的沉浸式的体验,比如喜剧让人忘记所有现实中的烦恼,开心两小时,但是也有人希望电影接近现实,你怎么看?

吕聿来:我觉得这没有什么矛盾,哪种类型都可以是好电影。一部好的电影里要有一点真的东西,所谓真的东西不一定是现实的东西,而是真诚的东西。哪怕是一个梦,你能感受到那种真。这就是我们最初被电影打动的原因,你在里面感受到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种人生,它是真的。但是现在要做到这样也很不容易,不要说电影,可能今天大家面对自己的生活,有时候都忘了自己最初要的到底是什么。

Esquire:你的《桃源》和《扫黑·决战》是完全两个不同类型的电影,你接下来还会继续尝试类型片的创作吗?

吕聿来:这些年我发现我一直对类型片充满好奇心,也想多涉猎一些不同的电影类型,所以我想我接下来还是会继续做不同类型的电影的。

Esquire:现在国产电影竞争激烈,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吕聿来:一定要有百家争鸣的现象的,这对创作者而言是个好事情。电影不再曲高和寡,而成为逐渐被大众认可的娱乐形式,更多人愿意走进电影院其实是电影创作者的春天。每个档期都有很多不同类型的电影上映,有喜剧,有科幻,有悬疑,也有《扫黑·决战》这样的犯罪类型片,满桌珍馐美味不分孰高孰低的,观众可以每一道都品尝。只要你的作品足够用心,观众是一定会看到的。

摄影:王丕琨

采访、撰文:Maggie

编辑:暖小团

造型:Alejandra Vera Matos

化妆:夏爽

摄影助理:黄子扬

服装:friperie vintage

原标题:《专访 | 吕聿来:一个文艺青年决定导演一部犯罪题材电影》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百度排名优化软件
  • 编辑:杨保录
  • 相关文章